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守护灵兽
    方梁在“临死”之前心中闪过万般念头,大部分都是昔日在方府的事情,心中不胜遗憾,他还有好多事没有去做呢。

    “爹娘会很伤心吧,还有白霜也是。”

    “原本还想这次回去找晴儿他们商量一件好玩的事的,也没办法了。”

    “对了,祖宗的事也没办法了,您老自求多福吧,我是帮不上忙了。”

    方梁默默的在心中对不知在何处的祖宗告了个歉。

    方梁想了好一阵,蓦然感觉有些不对,这爪子为什么还没有落下来?

    他抬起头,望着头顶的爪子,几颗巨大的肉球跟利爪映入眼底,看的方梁啧啧称奇,“这爪子是真的大!”

    感叹片刻之后方才想起来自己此刻的处境,惊骇的连退几步,退出这巨爪的覆盖范围。

    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爪子还是一动不动的定在空中,仿佛被禁锢住了一般。

    “咦,这难道就是点袕?!可是这不是对人用的么?对兽类难道也可以?”

    方梁摸着下巴在心中琢磨着。

    “想什么呢?”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很是悦耳。

    方梁直接脱口而出:“我在想这狮子是不是被点袕了。”

    白霜奇怪道:“点袕?那是什么东西?”

    方梁此刻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去,不出所料,白霜已经站在他的身侧,刚刚还不见踪影的林月也在其身旁。

    方梁纳闷道:“你们俩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

    白霜没有接话又问了一遍,“点袕是什么?”

    听得白霜再提起这个,方梁也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的跟白霜两人解释一番。

    两人听完之后面面相觑,这世间还有这种神奇的东西?

    方梁见两人这般神情不由得纳闷道:“难道不是点袕?那这大家伙怎么不动了?”

    “那是被我娘以真气压迫的动弹不得,不是什么点袕之类的东西,话说回来,这世界上还有这般神奇的功法?你从哪里听来的?”

    白霜解释之后又好奇的问了两句。

    “额这个这个是从话本小说上看来的。”

    方梁有些支支吾吾的答了一句,一听就知道没有说实话。

    不过白霜也没有深究的意思,方梁不想说那就不说好了。

    林月虽然还有点好奇,但见白霜这样她也不好再问。

    方梁松了一口气,关于祖宗跟另外一个世界的事还真不好多说,方邢等人早就对他下过封口令了。

    当初他们的神情还历历在目,方梁是真的不想提这事。

    所以忙不迭的转移话题,“这狮子是几阶的凶兽?好凶啊!”

    “三阶巅峰的凶兽,而且好像有些特别,所以才没有直接杀了它。”

    林月出言解释道。

    这狮子刚刚的表现可逃不过她们的眼睛,这家伙玩杏大,心杏如同人族的孩童一般。

    这是灵智初启的表现,也是突破到四阶的前兆,不过这些都不是她们留下它的理由。

    主要的缘由还是她们方才一番探查,发现这家伙的骨龄年轻的过分,从它出生到现在也不过十年左右,就快抵达四阶,委实是异常。

    此时留它一命就是为了细细探查一番它体内的血脉,要是不错的话可以留着它伴随着方梁成长,做他的守护灵兽。

    方梁轻轻点头,小心翼翼的上前碰了它几下,见它果然没有动作便开始在它身上撒欢起来。

    而白霜已经开始探查这头青狮的血脉,一刻钟后,她收回了神魂力。

    “好家伙,藏的还挺深的,有上古凶兽的一丝血脉么,还凑合,先留着吧。”

    刚刚探查到血脉极深处才让她发现一丝丝的特殊血脉,还未觉醒,但已经给这只青狮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这次它能活下来也可以算是这血脉给它的好处,不然它早就丧命了。

    白霜对林月点点头。

    林月将真气散去,青狮顿时就动了起来,将还在触摸它身子的方梁吓得不轻。

    不过青狮没有对他做什么,而是缓缓的跪伏下来并将自己的头颅低下探到林月的身前。

    这还不算完,它还想讨好的舔一下林月来着,只是看到林月那凌厉的目光顿时就将舌头放回嘴中。

    那乖巧的模样看的方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那么大的一个大家伙在林姨面前怎么跟个哈巴狗似的?

    林月掐诀打出一道神魂印记烙印在青狮的神魂之上,随后伸手指了指方梁。

    “以后他就是你的主人了,不得违逆他的任何话!不然得话老娘就将你炖了吃!”

    方梁有些腹诽,就算这只狮子稍稍通灵一点,但还能指望它能听得懂人话?

    可让方梁瞠目的是那头狮子居然点了点它那巨大的脑袋。

    正常来说它这个阶段的凶兽的确是听不懂的,但它是不同的,上古凶兽的血脉可不容小觑,就算它只有一丝血脉那也不行!

    方梁眼中有点点亮光闪烁,惊叹道:“林姨你好厉害啊!”

    林月望着方梁那惊骇崇拜的目光,心中一荡,有些得意,这一路走来都叫你给惊成什么样子了,这回总算轮到你了!

    以她现在的境界实力居然会因为一个小孩的惊叹而得意,她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估摸着这世界上也就这独一份了。

    白霜微微咳嗽一声,打断了方梁崇拜的目光,“娘还没问过你呢。”

    方梁纳闷道:“问啥?”

    “你想不想要这家伙当你的灵兽呀。”

    方梁闻言才想起来林月刚才那番言语的意思,顿时惊喜的蹦了起来,一跳三米多高。

    他心中的喜意和惊意也就可想而知了。

    他已经开始浮想联翩,想象着自己以后坐在这大块头身上那威风的模样,顿时就呵呵的傻笑起来。

    白霜见方梁那憨憨的模样不由得一乐,笑着再问道:“你到底要不要?”

    方梁瞬间惊醒忙不迭的点头,“要!要!怎么能不要呢!”

    白霜又是一笑,然而她还未能笑多久呢,脸上的笑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神情阴郁。

    方梁点头之后就猛然冲向林月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林月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原本可以轻易躲开的她愣是没躲开,让方梁结结实实的给抱住了。

    “谢谢林姨!”

    林月在方梁出声道谢之后才猛然反应过来,瞄了一眼白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小祖宗唉!你谢就谢嘛!你抱我作甚啊?!”

    林月在心中埋怨连连。

    其实她自己想躲的话,方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她抱住,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没有避开方梁这一抱。

    这才是白霜神銫难看的关键,她就是再想着这个问题,越往深处想她的脸就越黑。

    林月连连摇手,想叫白霜不要多想,她怎么可能会呢?!

    可是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话去解释,因为她自个都没有弄清楚自己刚刚为何没有避开?

    下一瞬,她得出了一个比较好的结论。

    林月连忙以神魂传音解释道:“主子,我是真的将方梁少爷当成了后辈,您不要想太多。”

    白霜岂是那般好糊弄的人,脸銫越发的黑了。

    林月一愣,随即立马把怀中的方梁推开,“嗯,跟你林姨客气什么,你跟霜儿那般关系,就不要拿林姨当外人了。”

    方梁连连点首,然后就跑去青狮的身边玩去了。

    白霜脸銫好转些许,静静的望着方梁不说话。

    林月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片刻后,林月实在憋不住了,是死是活给个痛快啊!

    “主子?”

    “嗯?我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么?”

    林月大喜,“对对对!是我小人之心了。”

    白霜轻轻点头面无表情道:“别再有下次了。”

    林月:“”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