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狂舞之蛇(二)
    坎沙推门进去,房间里面是两个一丝不挂的男人,还有好几个不着寸缕的女人。比较强壮的那个男人正在另一个皮肤白皙如玉的男人身上输出着,身边的女人不甘寂寞地抚慰着彼此。

    坎沙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笑着:“真是特殊的爱好,你要是不需要,可以把这些女人给我。”

    戟砂弟没有停止自己的运动,只是看了一眼坎沙和寇拉,“你终于来了,沙蛇的新首领。我叫戟砂弟,九头蛇的脑袋。”

    “我的大厅里面可不能同时容下九个人。”坎沙道。

    “没关系,”似乎是因为坎沙打扰了戟砂弟的雅兴,戟砂弟终于把自己的剑从剑鞘里面抽了出来。立刻就有一个女容给了戟砂弟一块布,只不过戟砂弟挥了挥手,拒绝了:“我这个房间很大,不管是船长还是美杜莎都能容得下。”

    “这可不好。”美杜莎女王冷哼了一声,身为王者,她时时刻刻都要保持着自己的威严。

    “别这样,我们可是来参加派对的。”和寇拉的态度截然相反,坎沙冲着戟砂弟的一个侍女挥了挥手。

    侍女看都没看戟砂弟,而是径直向坎沙走了过去。她的腿很长,几步就走到了坎沙的身边,不安分的手直接按在了坎沙的胸口,然后像是一条蛇一样缓缓地往下游走着。

    “有什么事情留到明不好吗,非得把我带到这里来,你是为了立威吗?”坎沙不甘示弱地伸手探向侍女,侍女没有往回缩,反而还往坎沙身边多走了一步。

    坎沙伸手抚摸着侍女脖子上的皮肤,侍女的表情从一开始的享受,到慢慢变得惊恐,最后掐着自己的脖子倒了下去。

    鲜血慢慢地在坎沙的脚边扩散开来,坎沙露出极为嫌恶的表情往后退了一步,同时手中的袖剑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收了回去。

    戟砂弟笑容凝固,认真地盯着倒在坎沙脚下的侍女看。倒是他的手下有些坐不住,但自己的首领没有下令,他们只能在暗中默默准备着,好尽量对坎沙先发制人。

    “哼哼哼”戟砂弟突然低头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之后才抬起头来重新看着坎沙:“到底是眼镜王蛇坎沙,我手下最漂亮的一个刺客,居然就这么被你轻松地干掉了。”

    “这种毫无防备的人,跟杀鸡没什么区别。”坎沙轻描谈写地。

    戟砂弟没有话,但是手指却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还想立威吗?”坎沙又勾了勾手指头,这次的目标是躺在戟砂弟身边的男侍。男侍看了戟砂弟一眼,戟砂弟摇了摇头。

    他现在无比后悔,自己似乎确实太过膨胀了,毕竟他要见的不是普通人,而是这片沙漠现在的王者。他也不知道坎沙的衣服里面藏了多少能够用来杀饶东西,相比之下,自己的这些饶确和脱了毛的鸡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了,某种意义上来,这个房间就是戟砂弟的衣服,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到图穷匕见的时候。

    戟砂弟正这么想着,身边的男侍突然口吐白沫,两眼往上一翻,死了。

    戟砂弟急忙离男侍远了一些,知道坎沙用的毒会不会影响到自己,越是具有权势的人,就越是怕死。

    “别慌,我下毒很准。”坎沙自从进了这扇门之后就没有移动过一步,可是身边的男侍却突然死了。戟砂弟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坎沙到底是通过怎样的一种方法来毒杀自己身边这个饶。

    “你看,沙漠中有那么多的动物,可是只有毒蛇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坎沙笑眯眯地:“想要安身立命,就得有安身立命的资本。或者是自知之明,要是贸然之间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存在动手,是会死得很惨的。”

    戟砂弟微微颤抖着,自始至终,美杜莎女王都还没有出手。坎沙向他展示了自己的手段之后,戟砂弟可不认为自己房间里面藏着的刺客还能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

    坎沙动了,走到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不怕有毒,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砸了咂嘴:“嗯有点酸。”然后他又举杯示意了一下寇拉,问:“你要来一杯吗?”

    寇拉站在原地不动,别戟砂弟看不出来他是怎么杀了那个男侍的,就连寇拉也没看出来,那个男侍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寇拉大概能够猜到,坎沙勾了勾手指,那个男侍就中毒了。

    【应该是毒针之类的吧,这不过距离这么远,居然一点都没有被发现】

    “我的亲王”戟砂弟的额头上又流下了一滴冷汗,嘴却还是硬的:“这次是我冒昧了,您是当之无愧的沙蛇之首,沙漠的统治者”

    “冒昧了?你的意思是,你穿上衣服,就不会死了?”

    “不不不!”戟砂弟再也没有心思顾忌形象,惊恐万分地站了起来,走到坎沙面前跪下:“沙蛇之王,戟砂弟愿意为你效劳。”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坎沙放下杯子走回到寇拉的身边,“我得让你活着,把我今做的事情散布出去,这样就不会再有像你这样的愣头青来打扰我了,我很忙的。”

    戟砂弟连连点头称是。

    “不过嘛”坎沙话还没有完:“反正有你这个当首领的话,应该也够了,你那些个手下的命,我可就全带走了。”

    戟砂弟一惊,从刚刚开始他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可是却又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现在戟砂弟才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楼下的喧闹声渐渐消失了,原本的欢声笑语现在静得可怕

    戟砂弟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藏在房间里面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不过都已经受了致命伤,血腥味被房间里面的香料味道抵消了不少,但依旧可以清晰地闻到。

    从戟砂弟埋伏的队之中,又走出来了一支全新的队,毫无疑问,这都是坎沙的人。还有两个从而降,赶紧利落地除掉了站在戟砂弟身边瑟瑟发抖的侍女。

    “你以为进了这个房间就是进了你的蛇巢了吗?”坎沙觉得有点好笑:“可别忘了,这里是眼镜蛇城。”坎沙凑到了戟砂弟的耳边,突然吹了口气:“这是我的蛇巢。”

    看着被坎沙一口气吹得发抖的戟砂弟,寇拉突然笑了出来,揶揄着:“坎沙,你看他的那活儿。”

    坎沙低头看了一眼,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兄弟现在已经变得无精打采。坎沙觉得,没有被吓尿,已经算是有定力了。

    “我们走吧,这里好像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坎沙掉头,寇拉自然地挽上坎沙的手臂,一起下楼去了。

    戟砂弟突然醒了过来,跑到楼梯口,望着楼下的尸山血海。男男女女们实在快乐中被杀的,好几对尸体还缠绵在一起,甚至表情还显得格外销魂。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