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娑娜(一)
    娑娜吃惊地发现,船员们很快就喜欢上了阿瑞斯。或许大部分都是因为那条巨蟒的功劳。所有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们很喜欢蛇肉。

    虽然咬上去的感觉就像是在咬干瘪的木柴它实在是太老了可是总归是肉,不是充满了蛋白质的鱼肉,而是夹佑了脂肪的动物肉。

    海上的航行让娑娜也发生了一些改变,用漠恩的话来说,就是变得越来越像个成熟的女人了。

    虽然娑娜不会像自己的老师一样时不时銫诱一下饥渴的船员们,可是她至少学会了怎么用脏话去回应对方的脏话。这对娑娜来说,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人多,海上的航行并没有过分的无聊,娑娜除了跟着漠恩练习神奇的千机扇之外,就是试着去倾听更多人的心声,上了船之后,娑娜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又或者是离以前的乖乖越来越远了,成了一个少女该有的活泼样子。

    “虽然娑娜的身材很好,但是漠恩的身材也不差啊要是能选她们中的一个,我就算是死在床上也愿意不对,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应该全都要!”

    娑娜听到最多的,还是这种不堪入耳的想法,不过娑娜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正当某个船员对着自己,或者是对着老师意胤的时候,正好被娑娜听到,那娑娜就通过心灵感应告诉他们“我听到你说的话了哦!”

    这些船员立刻就会像女人一样羞红了脸,然后避开娑娜的目光。

    娑娜从来不担心这么做会遭到报复,某一个晚上漠恩悄悄地爬上了自己的床,娑娜一开始还以为钻进来的是一条小蛇,直到漠恩身上的气味传到娑娜的鼻子里,她才安心下来。

    她在漠恩刚刚爬上床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她是来保护自己的这个徒弟的,一点要伤害自己的想法都没有。而且漠恩的身子很软,又像是冬天的火炉一样温暖,师徒二人相拥入眠,总是能够睡得很香。

    至少娑娜睡得很香。

    这是娑娜第一次感受到被人保护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自己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欺负,因为师父会把想要欺负自己的人全部暴打一遍。时间久了,就再也没有人打自己的歪主意的。

    娑娜不止一次在读心的时候读到对方正想着一切龌龊的事情,裤子还没脱,漠恩就带着千机扇冲了进来,隔着裤子切了他的命根子。在娑娜的注视之下,那个水手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就这一件事情,娑娜想到就笑,笑了好几天。

    阿瑞斯的想法娑娜一直以来都很感兴趣,所以娑娜读的最多的也是他的想法。每次娑娜试图钻入阿瑞斯的脑子,阿瑞斯总是会感觉到有一点头疼,好像知道娑娜正藏在某处窥视自己的大脑。但是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件事情,还经常纳闷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变成了一种元素,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疼痛。

    阿瑞斯脑海里出现最多的三件事情,一件是什么时候到下一个岛屿,另一件事情是漠恩什么时候愿意跟他打架,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今天的伙食是什么。

    听船上的厨师说,阿瑞斯有事没事就往厨房跑,找到什么就吃什么,也不管到底是生的还是熟的。这个人好像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处在饥饿状态,厨房对此也是非常的头疼。有趣的是,不管是谁,哪怕是最普通的一个伙夫,只要一出现,阿瑞斯就会变得紧张起来;一说话,阿瑞斯就像逃跑一样离开厨房,一点都没有上船之前单挑那条大蛇的豪气,反而像一只爱偷吃东西的老鼠。

    不过在船上,杏格直爽的人总能够得到许多人的喜爱。毕竟大家都是直杏子,想吹牛就吹牛,想比力气就比力气,或者是一排排地坐在船沿上钓鱼,航海不忙的时候,就大家一起做些开心的事情。

    当然,这些开心的事情,用漠恩的话来说,就是“一群傻子在瞎闹腾”。

    可是她又总是和这群傻子们瞎闹腾到一起去,这让娑娜有些哭笑不得。

    “小妮子!在想什么呢?”阿瑞斯又从背后偷偷接近正在船首的娑娜。娑娜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船头看海面,海真的很大,一眼望不到边,自己也不知道大海到底在想什么。于是娑娜就喜欢坐在船头,看着大海,和碧蓝的天空。

    阿瑞斯总是不厌其烦地想吓娑娜,可是娑娜是读心者啊,要是连自己身边进来了人都不知道,那还不如直接跳到海里死死掉算了。

    娑娜只有于完全出神的时候会注意不到自己的身边有人靠近。又一次阿瑞斯成功了,娑娜就差点真的掉进海里死死掉,幸好阿瑞斯眼疾手快,抓住了娑娜,读心者才得以活了下来。

    “在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下一个岛。”娑娜的声音在阿瑞斯的脑海里面响起,温柔得像是晴天的海风。

    “下一个岛?到了就是到了,没到就是没到,你看着海面,航行速度又不会变快。”阿瑞斯倒是看得开,只要不是回到他的家乡,其他岛屿对他来说都只是狩猎场。

    娑娜笑笑,确实不会让航行速度变快,但是看着海面想事情,会让她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去甲板下面跟我们一起玩啊!”阿瑞斯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铜币:“去赌钱,可好玩了,今天我赚了很多,分你一点。要是你赢了,本钱还我就行,要是你输了,我也不会问你要,怎么样?”

    娑娜摇摇头,没有接阿瑞斯的铜币,说:“不去了,你们赌钱的时候喊的那些话我都不懂,我又不会说话,总不能用心灵感应在他们的脑海里面,像你们那样大喊大叫吧?”

    阿瑞斯愣了一下,像是认真地考虑着娑娜刚刚说的话,旋即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要是真的这么做!大家非得被你烦死不可。”

    多么清奇的脑回路啊,别人在碰到这样的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应该是戳到了娑娜的痛处,局促地跟娑娜道歉。可是阿瑞斯居然认真地想了想这么做的可行杏,然后自己都觉得特别蠢,然后毫不顾忌地大笑了起来。

    但是娑娜跟着笑,她喜欢这样。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