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阿瑞斯(一)
    阿瑞斯一手握着一个酒杯,身边的侍酒已经是汗流浃背,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一头水牛,不管自己怎么倒酒,他总能在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内把杯子里面的酒喝完,这还是他一边大口大口地撕咬着一只野猪的后腿的情况下。

    “想什么呢!倒酒!”阿瑞斯开始不满地催促,他们喝酒的方式实在是太麻烦了,他活了这么久,从来都是直接拎着罐子喝酒的,哪有像现在这样用还没巴掌大的杯子一杯一杯喝,每次都是刚刚漱完口,杯子里面的酒就已经没了,根本就不能痛痛快快地喝。

    坐在首位的大祭司眉头皱了又皱,正在认真地考虑自己是否能够养活这个大胃王。

    “把整壶酒都给他吧”大祭司最后还是屈服了,毫无疑问,这个坐在主客位的人也是被神明眷顾的人之一,只不过神明到底是怎么看上这样一个人的?

    大祭司已经说服了阿瑞斯成为团队的一员,他感受到了阿瑞斯心中的怒火,于是答应阿瑞斯不管他想要做的是什么,大祭司都会帮助他去完成。

    阿瑞斯也留了一个心眼,只告诉大祭司自己其实并不是这座岛上面的原住民,而且自己有必须要回到家乡的理由。于是大祭司欣然答应会带阿瑞斯回到他的家乡,代价就是阿瑞斯在船上的时候必须要听自己的话。

    二者维持着一种微妙的互利关系,阿瑞斯不懂航海,需要大祭司一行人来帮助自己回到家乡;大祭司则必须想办法收服每一个被神明眷顾的人,这样才能在去到那个遥远的大陆的时候更有底气。

    大祭司是很聪明,但是还没有聪明到能够通过看一个人看出来他是想回去毁灭一切的心理。如果这是一座无人岛,神明啊,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您要带来这样的一个充满了怒火的人作为您的继承人呢?

    哪怕现在阿瑞斯正在哈哈大笑,大吃大喝,但是大祭司依旧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似乎是神明想要警示自己什么,可是自己却因为愚蠢而全然不知。

    娑娜坐在大祭司的左手边,充满好奇的眼睛看着阿瑞斯。身为读心者,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纯粹的人。娑娜看不到阿瑞斯脑海里面的想法,阿瑞斯现在在笑,那么他心里想的就只是这块肉有多好吃,或者是这杯酒到底好不好喝,每当娑娜想更加深入地去看阿瑞斯内心的想法的时候,总会被什么东西给阻挡住,好像不仅仅是他的皮肤能够变得像是钻石那么坚硬,就连他的内心,也像钻石一般牢不可破。

    到底应该说他率真,还是应该认为他连读心者的思维都可能抵御住,关于这一点,娑娜无比的好奇。

    从她刚刚开始获得能力开始,她就听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声音,包括笑眯眯的人其实心里正盘算着什么坏事,包括长得凶神恶煞的人心底到底有多善良。

    可是娑娜看不透阿瑞斯,阿瑞斯望向自己的时候只是觉得自己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娃娃,甚至还为自己不能说话而感到可惜。想想自己家乡的那些人,每个人还没有接近自己,就已经开始上下打量自己的身体,根本用不着读心,都能知道他们心里到底存在什么龌龊想法。

    “应该是一个纯净如璞玉不对纯净如钻石的人吧”

    从小就不会说话,还是一个从海上漂流而来的孤儿,天知道娑娜这些年到底遭受了多少的苦难,可她依旧选择相信别人,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善良的人比较多,比如大祭司,再比如自己的师傅漠恩。

    笑眯眯地喝下一口酒,娑娜感觉自己跟着大祭司出来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虽然这里也有不好的人,但是自己完全有权力去选择不接触他们,而愿意和自己接触的人,都是拥有着一颗善良的、鲜红跳动着的心脏。

    阿瑞斯的欢迎宴会一直持续到了大半夜,在阿瑞斯的强烈要求之下他们才会闹到这么晚。本来大祭司打算马不停蹄地去往下一个岛,可是阿瑞斯亲自到林子里面打了整整三只凶猛的野兽过来,大祭司心知自己确实也应该进行一下补给,于是才举办了这一场宴会。

    可就是这一场宴会,就吃光了阿瑞斯猎来的三只猛兽,还搭了不少好酒进去。大祭司未雨绸缪地派了人去采集,这样船上的亏损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除了酒之外,鲜肉瓜果都有所补充。

    大祭司执意要留在船上,阿瑞斯像是还不适应船上的摇晃,酒足饭饱之后又跑到沙滩上睡觉去了,呼噜打得震天响,开始有船员觉得阿瑞斯不上船睡觉其实是怕自己的呼噜声太响超到船上的船员休息。

    娑娜躺在床上静静地回忆着这几天的航海,学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自己在岛上待了二十几年,却没有这几天学到的东西多。漠恩师傅的千机扇实在是一柄有趣的武器,娑娜到现在也没记全到底有多少种变化,只知道每一种变化都十分强大,同时也十分危险。

    突然,沙滩上的呼噜声停止了,娑娜刚刚习惯了那犹如打雷一般的呼噜声,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不自觉地变得和阿瑞斯打呼噜的节奏一样,她本来就是十分敏感的杏子,现在呼噜声突然消失,娑娜立刻就察觉到了。

    翻身下床,带着她从小养成的睡觉不敢脱衣服的习惯,冲到了甲板上。

    阿瑞斯已经站得笔直,像是一杆枪一样,渺小却又坚定地把船护在自己的身后,在他面前的,是小岛上的一座小山。

    原来这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条巨型的蟒蛇,蟒蛇白天盘成一个圈睡觉,到了晚上才会起床觅食。但是最近它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其实在阿瑞斯第一天上岛的时候它就已经注意到他了,但是这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口粮并没有被巨蟒放在眼里。

    直到那道似乎要把天空劈开的惊雷,落在巨蟒的身边,烫伤了巨蟒的大块皮肤,而这个小不点居然在雷电下活了下来。巨蟒认为就是这个小不点召来的雷电,于是它慌了,每天晚上变着法子偷袭阿瑞斯,但无奈自己的身形太大,总是被阿瑞斯发现。

    彼时的阿瑞斯已经受到了神明的眷顾,面对巨蟒一点都不恐惧,甚至还给巨蟒起了一个名字,名叫海德拉,每天晚上阿瑞斯的睡前运动就是和海德拉来一场酣畅淋漓的交手,每次都是海德拉吃瘪,不然阿瑞斯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你来啦。”阿瑞斯的眼神中居然还有些小期待:“我要走啦,是时候把你杀了当做口粮了。”

    那张憨厚的笑脸,让巨蟒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