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坎沙(二)
    烟弹瞬间炸开,爆炸的地方瞬间就掀起了一股旋风,把围绕在坎沙身边的毒雾瞬间驱散。旋风并没有消失的意思,而是逐渐变大,终于驱散了整个角斗台的毒雾之后才消散而去。坎沙依旧没有觉得多好过,毕竟自己身体里面的毒素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清掉的。

    沙德站在擂台的一角,好像十分惊讶于坎沙的身上还留着烟弹,由衷地说:“不愧是沙漠王子,身上永远都有第二手准备,而且沙漠中有的不仅仅是沙子,还有漫天的风,关于这点,我真的是学到了,学到了。”

    坎沙看沙德还有些重影,不过能够看到本人总让他觉得稍微放心一些。

    坐在贵宾席的寇拉也紧张地盯着场内,哪怕刚才因为毒雾的关系什么都看不到。现在毒雾散开,坎沙还是好好地站在擂台中央,那就还有希望。

    坎沙先冲了出去,一直待在原地只会让沙德找到更好的角度来攻击自己,坎沙一向不喜欢坐以待毙,主动出击才是他的风格。

    左手的短匕被坎沙投了出去,先人一步地射向沙德。沙德用自己的弯刀一挑,把坎沙的短匕挑飞到了空中。坎沙紧跟在短匕的后面,不管沙德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坎沙总能够在第二时间补上自己的攻势,对沙德进行补刀。而沙德必须要做出一个动作来防止被短匕刺中,刺客天生就应该擅长于抓捕这种时间差。

    沙德面对坎沙直奔而来的弯刀,瞬间做到了下腰的动作,连带着一个后空翻,双脚踢在坎沙的胸口。

    “你还没有从中毒状态中恢复过来啊。”沙德有些得意,自己一定不是全盛状态之下的坎沙的对手。所以沙德才选择了利用毒雾来取得胜利,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活着的人,就是光明正大的人。

    坎沙在退后几步之后瞬间稳住了自己的身形,又想疯狗一样重新扑了上去,沙德却像是被挑衅的毒蛇,在原地盘起了自己的身体,等待着敌人的进攻。

    弯刀割向沙德的咽喉,沙德只是微微后仰,就轻易地躲过了坎沙的攻击,同时左手的短匕刺出,整柄匕首都埋进了坎沙的血肉之中。不过沙德并没有刺坎沙的要害,而是刺在了他的腰部,不致命,但足够难受。

    私生子就是这样,从小就没有感受到过来自长辈的爱,只会在艰难的生存之中感受到这个世界无边的恶意。虽然沙德嘴上说着自己从小就被父王找回来,并且得到了训练。可是沙德收到的训练是训练他如何去成为一柄剑,而不是去成为一个王子。这其中的艰难,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

    大部分的私生子都会有变态的心理,正是因为从小就没有收到过当人的待遇,所以他们的世界观就是扭曲的。对他们来说,这个世界就是充满痛苦的,他们不反感享受,但是更喜欢痛苦。最主要的,喜欢分享痛苦。

    沙德不会一下就把坎沙杀死,他还要慢慢地玩弄他,等到折磨够了,才会十分“仁慈”地亲手把坎沙送到地狱里面去。

    坎沙双眼发红,顾不上感受自己腰间的伤口,抬手接住了不久之前被沙德挑飞到空中的短匕,狠狠地冲着沙德的咽喉刺了下去。脖子,人身体上最柔软的几个地方之一。

    血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喷了出来,坎沙的脸瞬间就被血染成了红銫,他丢掉了自己的弯刀,改成双手握着短匕,又狠狠地往里推了一把。

    短匕刺破了气管,沙德好像还想说什么,嘴巴一直开开合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一直如孩童般清澈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快要溢出来的惊恐。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年轻,还应该更多地感受这个花花世界,至少,应该有一个自己的女人

    “小子,上了台就要有必死的决心啊!”坎沙咬牙切齿地看着沙德,可惜沙德的眼睛里面除了恐惧已经看不见任何其他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很多人就是因为话多,才会死的?在取得胜利之前,永远不要多说废话!”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难道真的以为你自己能够打败我吗?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沙漠区最大沙匪团伙的首领了,你呢?你还是像一条狗一样待在我父亲的身边,你难道不觉得好笑吗?一条狗想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别做梦了!”

    坎沙说完,猛地拔出了一直插在沙德脖子里的匕首。匕首上的血槽已经放掉了沙德不少的血,但在坎沙拔出匕首的时候,还是有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

    坎沙转身想走,却被沙德猛地抓住了肩膀。

    “我会成为你的梦魇!”

    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什么,沙德居然又能开口说话了,被鲜血染红的右手像是铁钳一般抓着坎沙的肩膀。沙德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老旧的破风箱,总是有气流从他脖子上的伤口处冲出来。

    原本清晰的小奶音,此时却像是一个濒死的老人。沙德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右手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放开了坎沙的肩膀,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沙德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染红,活像开在沙漠中的一朵彼岸花。

    寇拉松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最后还是赢了,虽然他现在遍体鳞伤,但他确实打败了三位沙漠城最优秀的战士。按照沙漠城的规则,现在他已经是沙漠区全新的领主了。

    观众们喊声震天,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他们早就憋着一股劲准备欢呼。要是战士们赢了,他们就高喊领主威武;要是坎沙赢了,他们同样可以喊新领主威武。

    沙漠区的领主只是一个闲职,他们从来不过多参与沙漠城的发展,甚至默认了沙匪的存在,只会在帝都下令干涉的时候,才使出自己的雷霆手段。

    坎沙默默地接受着群众们的欢呼,但是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还在看着,他开口,这个领主之位才真的到手。

    至于当上领主的第一件事,或许就是举起一面鲜艳的反旗吧?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