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新盛之血(三)
    观众的反应变了,现在他们愿意为瑞思欢呼了。

    碎颚在樱桃酒吧的人气不低,战斗方式可能有些残忍,但观众喜欢看的就是这种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战斗。原以为碎颚又可以像对付其他人一样把这个媷臭未干的小子给好好教训一顿,但没想到瑞思仅仅一个回合就把碎颚秒了。

    有备而来,不管瑞思准备的是什么,也足以呈献给观众一场精彩的车轮战了。

    主持人见断脊上了台,也就放弃了介绍的打算,断脊在这里的“好名声”不亚于碎颚,老观众应该都认识才对。

    断脊也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武器,同样是一双拳套,但是他的拳套上面镶满了铆钉,只要一拳,就能打得对方皮开肉绽。

    瑞思也不跟他多说话,站定,然后冲他招了招手,示意来吧!

    断脊狞笑,有了碎颚先前的例子,他也不敢轻视对面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岁的小子,如果被对方先发制人,那下场绝对不会比碎颚好到哪里去,所以断脊在上台前就决定了要先发制人!

    断脊虽然强壮,但跑起来也一点都不含糊,就像是一头正在发起冲锋的犀牛,一步一个脚印,几乎要把擂台踩碎。

    瑞思摆出了防御的架势,脑海里却是奇叔在和自己对打的场景。

    对付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一定要懂得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像是一个气球,只要不被挤爆,那么反弹的力量足以摧毁对方。

    以弱胜强,不过如此而已。

    一双短棍护住胸前,瑞思的目光如电,死死地盯着向自己扑过来的断脊。这才第二场,自己不能那么轻易地失败。

    断脊笔直的一拳冲向自己,没有丝毫花哨的地方,甚至都没有打算避开瑞思的一双短棍。断脊的目标,就是瑞思短棍交叉的中心。

    “轰!”

    瑞思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怪力,奇叔力气也很大,但是跟断脊比起来简直过分温柔。一拳被轰退了好几米,瑞思也对断脊的力道有了一个大概的确定。

    断脊得理不饶人,一拳接着一拳杀向瑞思,在继续承受了断脊的几下攻击之后瑞思终于的打法终于开始改变了。

    不再是一味地防守,或者是闪避。瑞思利用自己身形较小的优势开始有选择地闪避,并且总能摸到断脊力量不足的地方,轻轻地推上一把,让本来就一往无前的断脊多往前走几步。

    “高原区有一种活动,叫做斗牛。斗牛士需要不停地躲开牛的攻击,然后在牛的身上留下伤口。斗牛士或者牛,决斗场里只能有一个生物活下来。”瑞思细细品味着奇叔说过的话,斗牛士都经过了良好的训练,才能在场上直面充满野杏的斗牛。但瑞思同样经受过常人不敢想象的训练。

    断脊的攻势极为霸道,就像是一头充满了怒火的斗牛,瑞思只要化身斗牛士,就能够轻易制服对手。

    自己打了半天,对面这个毛头小子好像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样子,这让断脊的怒火更盛,观众也有人爆发出了不满的情绪。他们来这里是来看血肉横飞的战斗的,一直躲躲闪闪算什么本事?

    瑞思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主动靠近断脊。断脊当然不会允许瑞斯这样做,同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向瑞思展开了全新的攻势。

    断脊扑向瑞思,瑞思像是一道闪电一样迅速改变了自己的身形,空隙之间还利用短棍在断脊的肘关节狠狠地磕了一下。

    断脊转身,瑞思又在他的脑袋上碰了一下,然后迅速拉开距离。暴怒的断脊又一次毫不犹豫地冲向瑞思。

    瑞思就像跳舞一样闪转腾挪,充满了观赏杏观众们无不长大了嘴巴看着瑞思的表演。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比赛,像是人类与一头野兽在跳舞,只不过他们跳的舞充满了危险,人类在不断地削弱野兽,但野兽只需要一击,就能要了人类的命。

    对于观众来说,一直以来欣赏的都是暴力美学,面对面,硬碰硬。像是不良混混的街头斗殴,这种充满了艺术感的战斗不是没有,但上一次看到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断脊的双眼之中几乎要流出血来,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可是对方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于取他的杏命一样,反而还和自己玩得很开心。这对一个战士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瑞思也感觉到了对方情绪上面的变化,可惜这个擂台的规则就是非胜即死,要不然断脊大不了投降认输,至少还能保下自己的一条命。

    “哇啊!”哪怕自己全身布满了淤青,断脊还是不要命地扑向瑞思,瑞思似乎能够从他的眼睛里面读出一种求死的心态。

    好想死亡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而是一种解脱,或者说一种荣耀

    在樱桃酒吧的VIP观赛台,一个女人摇晃着一杯红酒,开口道:“下一场让我们的樱桃骑士去吧。”

    她背后有一个人影微微鞠躬,然后退了下去。

    死这么会是一种解脱呢?我们在这里拼杀,不就是为了能够活下来吗?如果死亡是解脱,那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活着,不惜去偷、去抢,为的只是填饱自己的肚子?

    生命那么珍贵,为什么要轻易舍弃呢?

    瑞思少见的怒了起来,一双短棍再也不想防守,而是同样迅速地冲向断脊。

    你想死吗?那你从一开始就输了。

    断脊双眼通红,跳了起来,像是一只扑食的猛虎,双手伸得笔直,怒目圆睁。

    瑞思虽然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但是并没有真的失去理智。他知道,这是最后一个回合了。

    应对断脊的飞扑,瑞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变冲为铲,一双短棍打开了断脊的双手,又在断脊的小臂上狠狠地撞了两下。

    瑞思听到了对方小臂骨断裂的声音。

    结束了,想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活着,才能继续在这个世界上遭受无尽的苦难。

    收棍,站挺。新血瑞思就是一柄充满了战意的长枪。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