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拓帝
    旧王已死,新王当立。

    拓帝刚刚继位,才终于明白先皇为什么会放手让自己去其他区域游历。因为做皇帝实在是太累了。

    长夏刚刚易主,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拓帝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成为皇帝的准备,真正坐上这个位置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一点。身处高位,每一个臣子看上去都是真心为国,但是其中的猫腻,又要靠自己的判断才能分得清楚。

    有些人是真心为国为政。但是更多的人为的其实只是自己,却偏偏擅长利用花言巧语,把自己包装得分外伟大,真可谓是名利双收。

    哪怕皇子拓吸收了那只倒霉的不死鸟,也常常感到疲倦,不得不休息一番才能继续处理国事。尽管这样,拓帝书房整夜整夜地亮着灯,也被人称赞为贤良的君主。

    奏折奏折,批不完的奏折。

    无非都是一些皮毛蒜皮的小事,高原区希望能够减轻一些税收,雨林区希望能够提高自己的自由度。最让人头疼的,还是染月每天都会报上来的名单,在这个名单里面,写了一个又一个叛徒的名字,真真假假,还要靠拓帝自己去判断。当初支持寇拉的人自然不用多说,可是名单上更多的,居然是身处官位,却在暗地里帮助叶妮的人。

    拓帝也明白。叶妮是自己从外面找来的姑娘,事先调查过,这个酒家女根本就毫无背景,却能在登基大典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搞出一支骁勇善战的兽面军出来。这要说没有人在朝廷里面帮她,拓帝自己都不信。

    可是染月给的名单又太过夸张,几乎每一个部门都有叶妮留下的卧底,哪怕是这个女人在宫中会分身,也不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这么多帮手。更别提自己还特意派了那么多宫女监视着她。

    赵丽珠是一定不能除的,这些要臣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早就做了太多的准备。帝都大大小小几百家旅馆,不管是普通的,还是带着“特殊服务”的,都由她掌控着,要是把她轻易革职,帝都可就有得忙了。

    不过拓帝还是除掉了一些赵丽珠的心腹,算是杀鸡儆猴,这个女人能够凭借女儿身坐上财政总管的位置,想来应该也是懂事的人,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触自己的霉头。

    还有李侍央那根墙头草,见自己大势已去立刻就向寇拉示好,这种人在朝廷里面绝对留不得!

    拓帝这么想着,杀心升了起来。这种擅长倒戈的人,要是留在自己身边,谁能保证他未来不会出现在敌人的身边。一国丞相,却没有一点风骨,拓帝真为自己父皇而感到羞耻。

    “陛下,李侍央求见。”外面传来侍从的声音,现在的拓帝自然不再需要什么人保护。就算是真的来刺客了,也得先杀得了这个已经几乎不死的男人。

    “进来吧。”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拓帝认真地思考着要不要将李侍央当场格杀。毕竟这样一颗墙头草留着也没有什么用。想都不用想,李侍央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一定是来表忠心的。

    门被推开,侍从躲在了门的后面。李侍央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口,也不进来,深深地行了一个礼,高声道:“臣李侍央,拜见拓帝。”

    说完,当场就跪了下去。

    “你站这么远,是要朕一直这么跟你说话吗?”拓帝不悦。这算是什么意思?下马威?

    “微臣,无颜面对陛下。”

    “那你滚吧。”拓帝也不跟李侍央客气,你要是真的没脸见我,那你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嘴上说着没脸见我,结果还不是屁颠屁颠跑来找我了?

    “君让臣滚,臣不得不滚。”李侍央也愣了一下,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悔恨之意,看拓帝的反应自己好像作了一个大死?李侍央一动不敢动,继续说:“但是臣有要事禀报,才不得不来见陛下。”

    “有屁快放。”拓帝开始埋头继续批阅奏折,对李侍央保持着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李侍央再也受不了那种压迫了,感觉拓帝的怒火已经越来越旺盛,自己本来就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再这样下去,自己是一定会人头落地的。李侍央没敢站起来,而是保持着跪姿以一种滑稽的姿态翻过了门槛,一直挪到拓帝的书桌前,道:“应蓉姑娘离开帝都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雨林,而是去了别的地方。此时,陛下可知?”

    “我让她去的,有什么问题吗?”

    李侍央暗暗擦汗:“陛下有所不知,就在刚才,雨林传来消息。主城雨林城,被叶妮率领的叛军‘兽面军’,给击破了!”

    “啪!”拓帝手中的毛笔被生生折断,墨汁铺满了奏折,再也看不清楚奏折上原本想要说的事情是什么。

    “兽面军从雨林深处突袭雨林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冒出来的,巫妖们也没有婴见到灭顶之灾的到来。大巫妖伽雅婆婆率领雨林城的巫妖们拼死抵抗,但是兽面军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战争几乎是一边倒的局面,雨林城被破,大巫妖伽雅婆婆战死!无数巫妖被俘!雨林,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

    拓帝心里知道,李侍央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他只是不相信这件事情会真的发生,或者说发生地这么快。今天白天上朝的时候付沐羽还提议加大兵力在帝都搜寻兽面军的下落,可是转眼间人家已经在雨林区自立为王了。

    雨林城溃败,那些周边的部落又能坚持多久呢?连城墙都没有。

    “千真万确,陛下,出兵吧?”李侍央提议:“在对方还没有站稳阵脚之前,巫妖们也还有一战之力,这时候是夺回雨林的最佳时机,要是错过了,可就难了。”

    李侍央说的是对的,这点拓帝明白得很。可是现在真的是出兵的时候吗?自己的这个帝都,真的还有兵力给自己使用吗?

    帝都的暴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付沐羽和他的皇家护卫队都忙着重新恢复帝都的秩序,寻找兽面军也只是分出了一小部分兵力去做。现在兽面军是找到了,可是自己真的还有能力去把这支势力扼杀吗?

    “不能出兵。”拓帝咬着牙下了这个结论,应蓉出游是为了找到长夏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可是自己居然连她的故乡都没有保护好,这要自己怎么去面对她?

    所以拓帝恨,恨得咬牙切齿。为什么叶妮偏偏选择了雨林,东海的经济是一块肥肉,为什么不选择更加诱人的东海,而去选择攻打迷雾一般的雨林?

    更何况,跟应蓉待得久了,拓帝心里知道巫妖能做的事情到底有多狡诈。他们在战场上比刺客还要恐怖,叶妮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把雨林城攻破的?

    “海秦到哪儿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求去他区域的帮助了,沙漠区有寇拉,不跟叶妮联合起来攻打自己拓帝已经是谢天谢地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给东海区的战士们了。

    “几天前出的海,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已经回到东海城了吧?”

    “我现在就下旨,给海秦,让他即刻带兵前往雨林!誓要把这股力量扼杀在摇篮里!”拓帝目露凶光,自己造下的孽,终于开始要自己偿还了:“你去派人,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传达我的旨意!”

    说完,拓帝就拿起一支全新的笔,摊开一匹黄帛,在上面洋洋洒洒地写了起来。李侍央在书桌下跪着,一动不动。

    不出三分钟,拓帝拿出了帝印,在上面郑重地盖下了印章。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