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娑娜(二)
    “你自己想象一下,一支能够预知对方行动的百人军队,在战场上能够造成的影响力有多大。”大祭司激动地说:“你的价值,远远大于你的想象。”

    “那我可以上船了吗?”娑娜问。

    “你离开之后你想过你的族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吗?”大祭司盯着娑娜的眼睛:“一场瘟疫就能把你们彻底摧毁。你如果不能带领自己的族人走向文明的话,早晚有一天,还是会出现这样的一场瘟疫,这回没有人会再来救你们了,你们必须学会自己拯救自己。”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娑娜眨着眼睛:“可是大祭司说很快就会启航,那大祭司承诺我的教我战斗教我知识,应该怎么兑现呢?大祭司,我现在心里有一个想法您看怎么样?反正现在您的目标还是要游历海望的各个国家,您可以先带我在海望走走看看,这样我不会有什么危险,我的族人同样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觉得怎么样?”

    娑娜的眼睛里面简直都要迸射出光芒来了,大祭司打量了一下娑娜,问:“你想用什么样的兵器?”

    娑娜歪着头想了半天,大祭司都以为她几乎要说出一种兵器的名字了。可是传到大祭司脑海里面的还是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我不知道。”

    大祭司扶额:你真的一点战斗经验都没有吗?

    娑娜摇摇头。

    “行吧,我带你去见个人。你跟我来。”

    大祭司带着娑娜走到了船舱里面,哪怕是白天,还是有很多人待在船舱里面不愿意出来,又或者他们已经随时准备着离开这个小岛,所以才早早地进入了船舱。

    船舱里面的味道并不好闻,除了浓郁的腥味之外,还有长期不清理而弥漫的各种体味。娑娜自从进了船舱之后就再也没有舒展过眉头。大祭司把娑娜带到了一个女人面前,女人衣不蔽体,正和几个男人豪迈地拼着酒,从嘴角流出来的酒液顺着女人的肌肤一直滑落到看不见的地方。娑娜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脸都羞红了,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直视那个女人。

    大祭司站在女人后面轻咳了一下,女人回过头之后看到二人才稍微收敛了一点,把本来已经都快要完全滑落的衣服好好地穿了起来。

    “你来一下,漠恩。”大祭司只是吩咐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娑娜赶紧跟上,逃离了那些銫眯眯盯着她的身体看的水手。

    漠恩跟着大祭司二人一起到了船尾,漠恩只穿了一件又皱又脏的水手服,水手服非常的不合身,简直就像是她从哪个比她高大一些的水手上面扒下来的那样。让娑娜羞红了脸的是,她的下半身什么都没有穿,只不过水手服太长,遮住了一些关键部位罢了。

    “下次把衣服穿好。”大祭司显然也是习惯了这种情况,只是因为娑娜在场才吩咐了一声。

    漠恩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有反对。饶有兴致地看着娑娜,问的却是大祭司:“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大祭司?”

    “我要你教会她战斗,用你那种,特别的武器”大祭司道。

    漠恩娇笑一声:“我的身体才是我最特别的武器。”

    “我说的是可以杀人的那种。”

    “那大祭司是不知道我的床上躺着多少个亡魂。”

    “漠恩!”大祭司已经有些生气了。

    漠恩摊手,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懒洋洋地向娑娜走去。她围着娑娜绕了一圈,时不时还舔一下舌头,看娑娜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条活奔乱跳的大鱼。

    娑娜只觉得在这个女人的眼睛里面,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点用处都没有,自己就这么赤裸裸地站在漠恩的视线之下。

    “来了!”

    娑娜刚刚尝试着去读心,刚刚读入之后就感受到了像是针刺一般的侵略感。她盯紧了自己的脖子!

    如果把时间放慢几十倍,就会发现在漠恩出手之前,娑娜就已经开始做下蹲的动作了。只不过和专业的战士比起来,娑娜的速度简直就像是树懒一样缓慢。虽然漠恩的攻击偏离了一些位置,但她手中的武器还是死死地咬住了娑娜的咽喉。

    “嗯?”漠恩没有想过自己的突然发难对方能够躲掉,但是她刚刚的确是有一个躲闪的动作的吧?

    娑娜一直惦记着大祭司所说的特殊的武器,一直到漠恩出手,娑娜才明白了对方的武器是什么。漠恩的武器是一把扇子,不过这把扇子并不是用来扇风的,折扇的夹缝中藏了无比锋利的刀刃,要是被划到一下,立马就可以割断对方的血管。最为恐怖的是在扇骨的位置还藏了数十根针,只要甩的力量足够大,扇子里面的针就能成为最致命的暗器,一根针就足以嵌进人的血肉之中。

    “千机扇”漠恩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娑娜的声音,吓了漠恩一跳。要不是漠恩见过不少生死的场面,只要千机扇再往前探出半个指节的距离,娑娜的脖子立刻就会多出几个血洞。

    “别激动,她是个读心者。”大祭司赶紧解释。

    “读心?神明的力量吗?”漠恩看娑娜的眼神更加奇怪了。

    “我我叫娑娜”娑娜怯生生的声音又在漠恩的脑海里响起。

    “我是月亮。”漠恩简单地介绍了自己:“读心者,真有意思。你学战斗是为了什么?”

    “为了报答大祭司。”

    “那我教不了你。”漠恩淡然说完,就已经往回走,看上去是要回去继续喝酒。

    “漠恩!”大祭司开了口。

    “再去赶制两柄千机扇吧。大祭司,这玩意儿的打造可太麻烦了。”漠恩依旧没有回头,只是很酷地把自己的千机扇往后一甩,大祭司伸手接住。这得亏是他现在变年轻了,要是以前的他,控制地不好可能就会被漠恩当场击杀。

    “等到她什么时候明白了,杀戮的真正目的。我想我才能够教她吧。”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