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不死鸟海秦(四)
    拓帝身上很快就出现了异样,他的身体居然像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接着又是迅速地收缩,像是人类的自然呼吸被夸张了十几倍。

    “不死鸟血肉,乃大补之物。活死人,肉白骨。”伽雅婆婆的话还回荡在拓帝的耳边,拓帝无条件相信应蓉,自然也绝对地相信伽雅婆婆,这才敢直接把不死鸟纳入体内,他也想先把不死鸟击杀之后再好好地享用这种大补之物,可是自己的剑就偏了那么一点点,导致自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吸纳不死鸟的能量。

    肯定是一下子吃太多了。拓帝痛苦地想。

    “分而食之,得以永生!”

    每一只不死鸟都是这个世间的危害,而且生命力极强,如果不是这只不死鸟自己来找死,甚至可以一直存活到世界的尽头。所以每一只不死鸟都是世上最珍稀的生物,巫妖们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抓住了一只,但是用于研究并没有机会能够获得长生。正是因为这种稀缺,所以当伽雅婆婆告诉拓帝不死鸟能够长生不老的时候,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没有底的。但是按照巫妖们的研究来说,不死鸟的血肉之中犹含着无比强大的生命力,吃下去是绝对没有坏处的。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够吸收到不死鸟的营养,就能做到延寿的功效。

    不死鸟本身只是一种没有宿主,就会在短时间内死去的生物,但是它的能力,也会伴随着夺舍的人越来越多,而达到越来越恐怖的高度。这只不死鸟至少已经存在了一千年,比当年巫妖们抓住的那只活得还要久,这只不死鸟带给拓帝的生命力,可想而知。

    拓帝身边凭空升起烟雾,烟雾的颜銫是浅绿銫的,最近的守卫队吸了一口蔓延出来的烟雾,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了许多,前些天因为对战训练而新添的淤青,居然一点都不痛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年轻了一些似得。

    拓帝身上散发出来的烟雾像是有意识一般,纷纷飘向了倒在地上的海秦。很快,海秦身边也充满了这种浅绿銫气体。神奇的是,原本的海秦只是恢复了均匀的呼吸,现在的海秦,居然连眼角的皱纹都在慢慢淡去。

    烟雾渐渐变得淡了,终究还是没有把海秦恢复到二十年前充满活力的样子。只是抹去了脸上的一些皱纹。在场的人终于意识到,这些浅绿銫的烟雾,原来就是溢出来的生命力!

    海秦睁开了眼睛,立刻变得生龙活虎,看上去不像是刚刚痊愈的病人,而只是刚刚从床上睡醒的健康人而已。海秦也看到了拓帝的变化,看到了同样已经痊愈的海肖东,问:“什么情况?”

    海肖东拆掉了身上的纱布,激动地说:“成功了!伽雅婆婆的想法是对的!老大,你不是来找我,让我去寻找破解不死鸟寄身的方法吗?我找到了应蓉身边的那个神秘老婆婆,老婆婆说皇子拓不是拓帝是消灭不死鸟的关键,还怂恿拓帝把不死鸟吃了。就在刚才,不死鸟钻到了拓帝的身体里面,不过拓帝在自己体内把不死鸟给煮了。现在的皇子拓,可能已经永生了!刚刚从他身体里面满出来的一些烟雾,就已经把我们两个都治好了,以后的拓帝,可能就是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神!”

    “这也太夸张了吧?”海戈有点不敢相信。

    海秦看了看自己,不仅身体恢复到了健康的状态,而且总感觉也比以前更加有力了。感觉就像是年轻了一些。本来常年在海上的人就容易老,海秦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可是到外面说自己五十过半也有人信,这种身体里面充满了爆发力的感觉,海秦已经越来越少得体会到了。感受到自己身体变化的海秦,忍不住抬头望向身体变化已经停止,但是身边的迷雾已经浓到看不见拓帝的程度。

    所有人就这么呆呆地注视着包裹了拓帝的烟雾,更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拓帝,生怕自己一个作死的举动,就危害到了拓帝的安全。

    终于,烟雾剧烈地动了,像是长鲸吸水一般地往拓帝的身体里面涌去。烟雾变得越来越淡,也终于在众人面前呈现出了一个人影。

    拓帝做着一个吸气的动作,很难想象一个人居然可以做到吸这么长的一口气而不感到极限。一直到拓帝把最后一缕生命气息纳入自己的体内,拓帝擦擦嘴,满意地笑了出来。

    变化之后的拓帝看上去也像是变了一个人,年轻了不说,本来就极为精致的五官现在变得更加无可挑剔,像是工匠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拓帝自信地微笑着,光是看到这个微笑,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生命力在蠢蠢域动。

    “这还是我认识的拓帝吗?”不仅仅是肖东看呆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只不过肖东嘴比较快,通常想到什么还来不及经过大脑就已经说出来了。

    拓帝现在的感知敏锐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肖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说出口的话,拓帝却捕捉到了,立刻就把目光锁定在了肖东的身上,笑眯眯地说:“我就是千古拓,千古拓就是我。如假包换。”

    肖东:“你这样说,我更加觉得你是不死鸟了。”

    海秦心里暗道不好,原本质疑皇帝已经是死罪了,肖东居然还没有住口的打算,而是立马又否定了拓帝一次,这要是拓帝追究起来,有几条命也不够肖东来杀头的。

    “只要是为了长夏的利益,我是不死鸟又如何呢?”

    拓帝看上去心情真的是相当之好了,这样都没有怪罪肖东,而是抛出了一个肖东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按照拓帝以前的脾气,要是有人这样得寸进尺,征服者就已经刺过来了。

    为了让肖东赶紧闭嘴,海秦向前走了一步,说:“谢陛下,救命之恩。”

    拓帝挥挥手:“我还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让肖东来找解决的办法,我怎么把这只该死的鸟化为自己的力量?”

    “海秦不敢,这是海秦亲自引来的祸患,自然是要亲自设法除掉。”

    “海秦叔,你可给我送了一份大大的礼物啊!”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