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归来的王者(五)
    寇拉的匕首被稳稳地挡住,面前的这个人,或者说是这柄剑,才真的让寇拉皇后汗毛倒竖。格挡住匕首的剑花纹非常精致,上面像是有着两条舞动的飞龙,飞龙在剑上栩栩如生,像是随时都要飞跃出来。每一片龙鳞都闪烁着橙銫的光芒,像是伴随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

    这样的宝剑,除了铁魂大师的手笔,还能有谁?

    征服者!

    寇拉毫不犹豫地摘下了面前兽面军的面具,露出了皇子拓英俊的脸庞。叶则天虽然背对着皇子拓,可是就在她进皇宫的那天,她一直都盯着这个后背,从一开始的不屑到越来越忐忑,最后甚至都有一些激动。这种心态的转变叶则天可能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就是这个背影,让自己成为了现在的自己,成为了叶则天。要是没有这个背影,自己此时此刻应该还在那个小酒馆里面被恶心的人调戏而不能反抗。可是就是因为这个背影,自己的双手沾上了鲜血,但是对与手上的鲜血,叶则天一点也不后悔,甚至还有点引以为傲。富贵楼的侍女其实和普通的良家妇女没有区别。硬要说区别的话,只不过前者是明码标价的而已。

    有些权贵就喜欢到普通的酒馆里面寻找自己的猎物,看上哪个侍女,抢回家就是了。哪怕人家姑娘拼了命的挣扎,酒馆老板,甚至是自己的父母,都会因为能够一步登天而感到感激。好像自己的女儿养大了,就是为了能够用来换取一定的收入,只不过这个货物到成熟需要的代价大一些罢了。

    皇子拓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生母,凑到寇拉的耳边,说:“幸好你动手了,要不然我还在为了怎么登场而伤脑筋呢。现在好了,百姓们都知道寇拉皇后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而他们一直以来敬仰的皇子拓居然没有死,还冒出来拯救了他们眼里的代表人物。”

    寇拉不说话,收回自己的匕首,又是一刀向着皇子拓的腰刺去。

    “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去死吗!”寇拉咆哮。原以为自己的登基大典已经没有了任何阻碍,半路杀出个叶妮已经让她很头疼了。可是叶妮毕竟和千古氏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儿怎么当一个优秀的皇帝?

    可是现在皇子拓居然从黄土里面爬出来了。明明半个月之前还为他敲响了帝都的丧钟。现在他这样冒出来,自己的地位才真的受到了动摇。

    雨依旧是倾盆而下,寇拉的长发早就已经全部被打湿了。皇子拓的剑因为蒸发雨水而散发着微弱的蒸汽。在寇拉眼里,这些蒸汽就像是一堵墙,是她怎么都跨越不了的鸿沟。现在好了,坎沙还在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兽面军厮杀得难舍难分,现在的自己,是怎么都杀不了皇子拓的。跟何况,现在正主来了,谁还愿意承认寇拉这条沙蛇的皇位呢?

    坎沙同样密切地注视着场上的变化,当寇拉向着叶妮潜行而去的时候,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可是皇子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应蓉那只巫妖最后还是成功解了皇子拓身上的毒,把他从死神身边抢了回来。

    坎沙突然爆发,逼退了面前的兽面军。叶则天还没有晃过神来,寇拉正抱着必死的决心攻向皇子拓。

    在经历了和坎沙的搏斗之后,寇拉的动作就像是慢动作一样,皇子拓甚至捕捉到了几个破绽,能够保证自己在避开寇拉攻击的同时,要了她的命。

    侧面突然吹过来一阵劲风,皇子拓原本打算刺出去的剑只好作罢,换做对侧面的格挡。有一条毒蛇被皇子拓一分为二,坎沙却没有继续紧逼,而是抓住了寇拉的手腕,强行带着她要离开这里。

    “快走吧!”寇拉剧烈地反抗着,双眼通红地盯着皇子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话还没说完,坎沙就丢下了一个烟雾弹,在说完的同时吹起了一声尖锐的哨子。

    皇子拓知道这是坎沙的烟遁,征服者身上的温度又上升了一些,然后一剑狠狠地把刚升起来不久的烟雾劈开。因为大雨的缘故,烟雾并没有持续很久,可当烟雾完全散去的时候,坎沙还是带着寇拉不见了踪影。

    以此同时,已经在全灭边缘挣扎的沙蛇们也如释重负地丢下一颗颗烟雾弹,用同样的方式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皇子拓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才回头面对叶则天。

    “胆子很大啊,敢一个人和寇拉对峙?你打得过他吗?”皇子拓打量着叶则天的穿着。别说,给她换上这样的衣服之后,居然真的还有点公主的样子。说来也是惭愧,皇子拓意识到进宫之后自己居然没有正眼看过这个被自己带进宫的无辜女子。也难怪她会站在这里了,看看这张脸,哪怕知道自己可能会因为叛乱罪而死掉,却依旧不依不饶地看着自己,好像她还是在那个小酒馆里面,皇子拓又变回了那个调戏她的酒客。

    “大不了就是一个死,你给我个痛快吧!”叶则天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对她这样的人来说,能够呼风唤雨一段时间就已经很开心了。这是她本来一生都体会不到的感受。不得不说,虽然这段时间短得可笑就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一样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我杀你有什么用呢?”皇子拓看着叶妮,眼神和语气都不自觉地软了下来:“你只是一颗棋子,一颗被篡位者捏在手里的棋子。杀了你,篡位者不会觉得心疼,他手下的兽面军更不会因为你的死亡而上来跟我拼命。我杀了你,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叶则天的瞳孔瞬间放大,难道染月也是这么想的?

    “不如好好活着,继续当我的妻子,当这个长夏的女王。这个兽面军可是我非常需要的,只要你供出你身后的那个人,你就可以一直活着,甚至可以进我家灵堂,百年之后都有别人的跪拜可以享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