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染月
    “你说什么!”染月的声音都抬高了八度,富贵楼的掌柜战战兢兢地站在染月面前,承受着情报总管的怒火。

    “叶柳小姐她杀了一个客人。”

    “砰!”染月一拳砸在桌子上,伴随着桌上水杯的跳动,掌柜的心跳也跟着抢了一拍。一直以来这个富贵楼真正的老板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掌柜还真的没有见到过染月这个样子,简直就跟暴怒的狐狸没有什么区别。

    “她杀了谁?”染月咬着牙齿问出了这个问题。

    “一个军方大佬的儿子,是个胖子,那天对叶柳小姐有轻薄的举动,没想到叶柳小姐居然把他骗到四楼上的房间里面,给杀害了。”事到如今,掌柜也只能如实道来,毕竟这远远地超出了他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

    “胖子?应该是沈池将军的儿子。怎么杀的?”事情已经发生,染月的心态也平静下来了一些,毕竟着急并没有什么用处,只会让自己失去理智,从而在处理事情上产生差错。

    “从战斗痕迹来看,应该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沈池将军的儿子身负多处外伤,叶柳小姐则都是一些内伤。最后的致命伤则是从他后颈一直刺穿了的剑伤,等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叶柳小姐淡定地坐在床上,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原本挂在墙上的那把剑还在胖子的脖子上,血流了一地。”

    “好,好!”染月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接着疯癫地冲到掌柜的面前,双手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我不是告诉过你,不管是谁来了,都不能让他和也叶柳姑娘去四楼吗?我把整个酒楼教给你管理,这么久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连这样的一件小事都周旋不过来?”

    掌柜的满脸通红,不是因为羞愧,而是因为染月掐住了他的喉咙,只要稍微一用力,他就没命了。

    “属下知罪”掌柜艰难地吐出四个字。

    染月这才放开自己的双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问:“那个胖子是一个人来的吗?”

    掌柜跪倒在地上咳嗽不止,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还有一对男女,是他们请胖子来酒楼吃饭的,好像是有求于人。”

    “星宇。”染月轻声唤着自己的弟弟。

    星宇了然,转身走进了阴影里面。掌柜看着染月,现在整个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如果染月想要做出什么不利于他的事情,他应该也有反抗的余地。没有谁会想死,每个人都想活,哪怕只是多活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

    自从看到四楼的那具尸体的时候,掌柜就知道自己死定了,不管这件事情最后有没有暴露出去,染月都会杀自己灭口,很多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毕竟自己当年能够坐上掌柜这个位置,就是顶了上一个死人的班。

    “你做掌柜多久了?”染月转过身来,看着掌柜,面无表情。

    “三年了,大人。”

    “三年,听上去真长啊。你觉得累吗?”

    “不累,大人。我愿意一直做下去。”

    “不用了,”染月摇头,“你并不适合这个工作,还是另谋高就吧。”

    “染月大人”掌柜还想苦苦哀求。

    “我今天不想杀人!”染月突然咆哮:“滚!”

    掌柜又打了一个寒颤,只好乖乖地听染月的话,退出了染月的房间。

    掌柜轻轻地关上门,回头却撞见了星宇。

    “星宇大人。”掌柜恭敬地行礼。

    星宇是染月的弟弟这件事情是很多人都清楚的事情,只不过这两兄弟的杏格大相径庭。和狡猾如狐狸的染月比起来,星宇简直就像是深山中的一颗树根,木讷到只会按照哥哥的吩咐去做。虽然染月一直一来都有心把他培养成一个优秀的武将,可是杀敌简单,排兵布阵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星宇拍了拍掌柜的肩膀,满是歉意地说:“对不住了。”

    掌柜还来不及反应,星宇就猛地把他扯向自己,看上去就像是两个老友见面热情地拥抱一样,只不过星宇的另一只手里握着的是一柄锋利的匕首,掌柜来见染月的时候本来就不会做什么防护措施,现在心脏的位置直接地被星宇的匕首探了进去,剥夺了其继续跳动的能力。

    “染月大人说今天不杀人的”掌柜的手死死地抓着星宇,像是在询问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动手。

    “我哥每天都不是很想杀人。”星宇直截了当地回复。

    掌柜像是得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身子压在星宇的怀里,闭上了越来越沉重的眼睛。

    几个侍从上来从星宇的手中接过了掌柜的尸体,星宇习以为常地看了一眼身上的鲜血,任凭其在胸甲上缓缓滑落,推开了染月的门。

    “哥。”

    染月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姿势看上去很舒服,带着一种属于皇族的慵懒。染月见到星宇,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他胸甲上的血,说:“以后不要浑身带着血来我的大殿,看着不顺眼。”

    “知道了。”星宇板着脸,像是接受将军审阅的小兵。

    “事情都做了吗?关于清理的。”

    “做好了,那对男女本来也没有什么势力,只不过是暴发户和他的情人而已。没有人会深追他们的。”

    染月微微颔首表示赞许,又问:“诶,我那个酒楼的掌柜前脚刚走出去,你就走进来了,你们在外面有没有遇到呀?”

    “也清理干净了。”

    “噢”染月摩挲着下巴,问:“星宇啊,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拿叶柳姑娘,如何是好啊?”

    “她捅了这么大的娄子,沈池将军方面应该怎么补上啊?要我说我们就应该把她交给沈池将军处置。”

    “不行,她现在是民众的代表,不能说丢就丢了。这个屁股,咱们还是得帮她擦。”

    “那沈池将军那边怎么办?”星宇不解,军方都是一些脾气暴躁的莽夫,要是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叶妮在富贵楼这件事可能就传到皇室那边去了,到时候,富贵楼也要被牵连。

    “咱们富贵楼,最不缺的可能就是替罪羊了吧?”染月笑眯眯地说:“刚才我把掌柜给辞退了,正好空出一个位置来,你看让她当怎么样?”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