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牧冰
    又是狼嗥。

    哪怕已经走到了帝都境内,牧冰依旧每天晚上都能听见狼嗥,像是催命的死神,时时刻刻提醒着牧冰,自己就跟在他的身后。

    两天之后就是皇子拓的婚礼,牧冰却因为从高原上下来的时候遇到了恶劣的天气,拖了这么久。能够收到皇子拓的亲笔邀请信应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牧冰却胆大包天地拖了这么久。恐怕要在婚礼当天才能赶到帝都,届时牧冰又怎么能厚着脸皮去找皇子拓,说自己来晚了呢?

    想到这里,牧冰叹了口气,心里甚至想着掉头回草原上,那里才是属于他的地方。

    “嗥呜”

    该死的狼嗥!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牧冰的马拴在国王大道边上的一颗树边,他的马是他们部落最优秀的马,即使见了狼群也不会有半点怯銫,但是今天的它却不安地移动着自己的马蹄,像是在烧红了的烙铁上跳舞。

    “乖,不要怕。”牧冰上前安慰自己的马儿,在草原上,它可是名正言顺的马王,可是一下高原,马王就变成了胆小鬼,每天晚上狼嗥响起的时候都不太安宁。

    牧冰轻抚着马脖子上的鬃毛,马儿突然扬起双蹄,发出了恐惧的嘶鸣。牧冰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定睛望向黑暗里面,看见了一双碧绿的眼睛!

    狼!

    这双眼睛牧冰实在是太熟悉了,所有的狼一到了晚上,眼睛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像是两团鬼火,幽幽地燃烧着。谁知道这头狼根本不害怕牧冰,反而一步一步从草丛里面走了出来。难怪牧冰一直能够听到狼嗥,原来有一只狼一直离自己这么近。

    独狼的轮廓出现在牧冰的眼前,火光照亮了他的样子。牧冰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头狼,油光发亮的皮毛,充满了寒意的眼睛,最重要的,是鼻子上的那一道伤疤。

    “沃里克?”牧冰还清楚地记得,在他小的时候,伴随着他一起出生的那一头狼就已经一次捕猎,被一头羚羊踢中了鼻头,差点直接死掉了。牧冰也因为它的受伤而一病不起,只能一直躺在床上做梦。幸好后来沃里克撑住了,身体一点一点好了起来,神奇的是,伴随着沃里克的身体转好,牧冰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好,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一人一狼有都活奔乱跳的。

    眼前的独狼不说话,眼睛死死地盯着牧冰,牧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与之对视

    “没用的人类。”一个冷漠的声音在牧冰的脑海里面响起,吓了牧冰一跳。他惊恐地向四周张望,但四周还给他的只是无边的黑暗与虫鸣。牧冰只好又把目光放回到沃里克的眼睛上面去,不可思议地问:“是你在跟我说话?”

    “难不成是你那匹愚蠢的马?”沃里克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牧冰清晰地看到年轻的狼王嘴角扬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所以我真的能够和动物沟通?我的马行吗?”牧冰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可以和别的动物进行沟通,他甚至亲自试验过,不止一次地召唤他的坐骑,或者是他的牧羊犬,甚至是羊群里面的头羊。

    尽管在受到牧冰的召唤之后,他们总能很快地来到牧冰的身边,可牧冰知道这只是因为自己是它们的主人,与他们朝夕相处而已。要说真的和他们进行交流,这还是第一次。

    “我真的是雪山上的精灵族后裔吗?”牧冰心里是暗喜的,对于高原人来说,精灵族就是身份的象征,像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狼王不屑的声音继续在牧冰的脑海里面响起,“你们以为自己是神的后裔,那是因为你们的祖先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们,他们这种和动物沟通的能力到底是谁赋予他们的,如果说他们自诩为精灵,那么我们就应该是精灵之上的神明吗?“

    “你的意思是”

    “没错,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精灵族,要怪只怪第一位狼神大人选择了相信你们人类,选择与你们共生。于是你们像对待所有动物一样把我们的狼神大人关进了你们人类的肉体里面,你们自诩为精灵,却掩盖了所有能力都是来自我们的事实!”

    “和动物沟通的能力是你们教给我们的?”牧冰惊了,从小到大,他接收到的信息都是雪山上的精灵族拥有与动物互相沟通的能力,苍鹰是他们的眼睛,狼群是他们的双腿。牧冰一直以身为精灵族而感到骄傲,因为他拥有的将是指挥所有动物的能力,试想一下,一声令下使得所有的动物一拥而上,这种感觉简直比指挥和自己一样的人类霸气太多了。

    可是为什么在沃里克的眼里人类是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狼和鹰教会他们怎么去和动物沟通,他们却“自学成才”地学会了怎么去奴役他们,把自己应该尊敬的老师,变成自己的手下

    “只有狼,没有鹰。”沃里克纠正,“只有我们的狼神才有和万物沟通的能力,在狼神的面前,鹰只是会飞的肉而已。”

    “为什么要选择我”牧冰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精灵族的身份。

    “我也不想选择你,我不想选择任何人,我就是,格里草原上的狼王。是你身上的确有那些精灵族的血,人类在我们的身上下过契约,不管后代的血统有多稀薄,只要能够在同一时刻出生,那么人类与我们狼类之间就会产生联系。说白了,是你们人类施加给我们的诅咒,最可气的是,我甚至还不能杀了你,因为杀了你,我也不能独活。”

    “我可以解除这种契约吗?”

    “不行,除非我们两者有一个死去,到时候我们双方都会死去,契约到期,生命消亡。”沃里克走到牧冰面前,一人一狼的距离进到呼吸可闻。哪怕是人类,牧冰也能感受到沃里克在狼群里面一定是最英姿飒爽的那一匹,一下子没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沃里克的头。

    狼王立刻退后一步,“我不是狗!牧冰!我是格里草原的狼王!”

    “为什么这时候出来跟我说这些?”牧冰讪讪地笑,把话题支开。

    “因为我要带你去帝都,上来。”说完,狼王在牧冰的面前趴下,示意他坐上来。

    “你确定?格里草原的狼王?”

    “我也可以先咬死你的马,让你没有选择。”狼王出言威胁,牧冰的马像是能听懂一样,又一次想要拼命逃离。

    无奈,牧冰只好上了沃里克的背,康王身材极为强壮,牧冰坐上去之后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表现出来。然后狼王就开始跑了,轻轻一跃就冲上了国王大道。牧冰回头去看自己的马,发现它正被几匹狼赶着跟在牧冰的身后。

    天銫微亮,太阳从东方慢慢升了起来,牧冰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后居然跟了十几匹狼,仔细辨认之后,才发现他们居然都是格里草原上的狼。不过想来也对,狼王去哪儿,哪里就有狼群。

    太阳从看不见的云层边缘挣扎了出来,狼王低吼一声,一头扎进森林里面。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