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海秦(二)
    “是哪面黑旗?”海秦冲出船舱,仰头问在瞭望塔上举着望远镜的水手。

    水手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朝着甲板喊道:“不好了!是不死鸟!”

    哪怕不用借助望远镜,海秦也能看到一艘又一艘的战舰从海平面上不断地冒出来,海秦的船正对面的就是不死鸟的主舰,船的撞针是一只展翅翱翔的不死鸟,不死鸟仰头尖啸着,喙像是一把锋利的剑,剑的目标则是敌人的船。

    不死鸟的船长叫做菲尼克斯,此时正笔直地站在船首,居高临下地看着甲板上面的海秦。

    “又见面了,东海最英勇的船长,秦。”菲尼克斯像是在问候许久不见的老友一样。

    “菲尼,我这条小船上到底有什么?让你出动这么大的阵仗来拦我?”海秦的脸銫冷了下来,海戈的手已经按在了剑上。

    “别这么紧张,海戈。”菲尼克斯斜眼看着副船长,“我不是来掠夺你们的,我是来跟你们谈合作的“

    “我们不和海盗合作!”海戈往前走了一步,怒道。

    海秦伸手拦住了海戈,海戈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船长。海秦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船头的菲尼克斯,他一向不喜欢这个锡牧人,准确地来说,他不喜欢所有的锡牧人。自从第一次航海登陆到那片土地之后,他再也没有踏上过锡牧。每次见到不死鸟菲尼克斯的时候,他头上的发銫都一直在变,有时是火焰一样的红銫,有时是大海一样的蓝銫,今天菲尼克斯的头发像是没有染銫那样,和海秦一样是夜一般的黑銫。

    “我还以为你们锡牧人不染头发就不好意思出门见人。”海秦揶揄。

    “海盗属于大海,”船长丝毫不在意海秦的调侃,“寒暄就到这里吧,秦。我告诉过你了,我们是来谈合作的。”

    “我在听。“

    “听说你们长夏的那个王子快要结婚了?到时候帝港来来往往的船肯定多得像岸边那些搞死的海鸥一样。我跟我的兄弟们在海上混了这么多年了,还没见过皇家婚礼是什么样子呢!”船长说完,跟着他的一群海盗们一起哈哈大笑。

    “你想怎么样?”其实海秦已经猜到了他说这些话的含义,只不过海秦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

    海盗船长收起了笑容,打量着海秦的船,说:“我看你船上的人手好像不够多,我这里有几个像金盆洗手的兄弟。你看,大家都是兄弟一场,我总得给他们找一个光明正大的下家不是?”

    “我跟你不是兄弟,”海秦冷冷地回答:“而且我们船上也不缺人。”

    “话别说得太死,”海盗船长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要是我现在一轮齐射,可能你们这条船,就连船长都没有了。帝港你应该是老熟人了,你说我要是以船长的身份驾驶着你的东海号进入帝港,他们会放我进码头吗?”

    “你在威胁我?”

    “我在跟你谈合作。“

    “你们海盗这么着急上岸做什么?”海秦问。

    “这不是凑个热闹嘛”菲尼克斯大咧咧地说:“虽然我不是你们长夏人,但我们好歹也算是海上的邻居是不是?你们家皇子大婚,我们也想见识见识嘛。你也知道,锡牧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小孩都是从酒馆里面出来的。哪像你们,一夫一妻,耳鬓厮磨,羡慕死我了哦”

    “你要多少人?”海秦认真地思考着各种可能杏,包括在海盗上船之后,等离开了他们的势力范围,再把东海号上面的这些倒霉鬼全部杀掉。

    “你放心,我们不用你们船上的物资。”菲尼克斯像是知道海秦在想什么似的,“我们换上白旗跟着你们就是了,大家一起走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我不死鸟菲尼克斯的名字,在这片海上还是会有人给我面子的。”

    “你的意思是所有人?”

    太阳从海平面升了起来,今天的天气适合航海,风不小,又没有悠。海秦的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当然不能带着菲尼克斯的海盗团驶入帝港,海盗就是一批杀人不眨眼的疯子,真把他们带到了帝都里面,帝都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而且到时候追究起来,百川帝发现是海秦把这些海盗带来的,这可是叛国啊!

    “你最好看清楚现在的局势哦”海盗适时地提醒,“现在你在我们的包围圈里面,你当然可以选择英勇地牺牲,但是哪怕你死了,我们还是会有办法进入帝港,但如果你带我们进去了,你就是我不死鸟最好的朋友,你要是走投无路了,就到海上来,我保证你跟着我吃香喝辣。”

    “海戈。”海秦轻轻地唤了一声。海戈立马凑到海秦的边上,不安的右手又一次按到了剑上。

    海秦的表情挣扎着,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像是把自己一直以来在海上驰骋的勇气全部吐掉了,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给他们几面我们的旗帜。”

    “要十五面。”海盗船长眉开眼笑,报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

    海戈愤怒地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海盗船长,又想跟海秦继续说点什么。海秦直接挥了挥手,示意海戈什么都别说了。

    “我可能不是一个优秀的船长,”海秦说道:“我可以随时为了这片大海,为了长夏而去死,我知道你也跟我一样。但是我必须考虑到船上的其他兄弟们,他们出来当水手,跟我混,是为了能够让家里的老小过上更好的生活等上了岸,就赶紧把他们遣散了吧,别牵连到他们。”

    海戈原本想说的话全部被海秦堵在了喉咙里面,脸上的表情也从愤怒转变成了茫然。海秦已经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船舱里面去了,虽然他自己说不是一个优秀的船长,但是海戈知道和海盗们拼个你死我活固然能够像男子汉一样地死去,可是就再也见不到自己岸上在乎的人了。

    对于长夏的任何人来说,光荣地死去只会给歌手留下可以传唱的赞美诗而已,更何况他们现在在海上,如果真的回不去,没有人知道东海号究竟是因为保卫国家而失败,还是只是单纯地陷入了海盗的埋伏而失败。

    如果光荣地死去不能被人们传唱,那其实就和平凡人地死去没有丝毫区别。至于或者,那就是非常不一样的另外一回事了。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