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海秦(一)
    海秦又做梦了。

    舱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把海秦从梦境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他拿起手边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提神。门外水手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口中喊着:“船长!有海盗!”

    海秦突然有点烦闷,在海上遇到海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些没用的水手每次都要把他吵醒,好像自己如果不看着他们的话,他们就不会和海盗殊死搏斗一样。海秦披上了自己的披风,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剑,最后振作了一下精神,才冲到门外去。

    海秦跳出船舱,正好看见一个海盗冲到舱门口,一刀就砍翻了一直敲门催促他的水手,而且下一刀的目标就是自己。

    海秦来不及拔剑,只能用剑鞘去抵挡。海盗收刀想横劈,但是海秦一矮身,刀鞘刺在海盗的命根子上。海盗吃痛,海秦便抓紧时机拔剑一刀砍下了海盗的人头。

    正是忙了我一个大忙。看着水手的尸体,海秦没来由地这么想着。他们遇到的是一个海盗舰队,整整三艘黑旗帆船已经把海秦的船包围了起来,海盗和水手们在甲板上战成一片,而且还不断有海盗跳到海秦的甲板上。

    海秦看清楚了局势,跳到甲板上和自己的水手们并肩作战。海盗人数太多了,海秦只能且战且退。他注意到最大的一艘黑旗船上,戴着船长帽子的中年人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上去胸有成竹。

    确定了对方船长的位置,海秦才开始了猛烈的反攻。海盗终究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而海秦则接受过专业的战斗训练,很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距离对方船长已经越来越近了。

    海盗船长见势不妙,自己也跳到海秦的甲板上,手里握着一把弯刀,虎视眈眈地盯着海秦。

    海秦咆哮着提剑冲了上去,海盗船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摆出了迎战的架势。长剑简单的劈斩,被海盗船长轻易格挡,随后船长又是一刀向海秦的腹部划去。海秦往后一跳,堪堪避过了弯刀,海盗船长得理不饶人,暴风雨般的攻势向海秦侵袭而来。

    海秦不断地用刀格挡,同时寻找着海盗船长的破绽。船长一看就是经验老道,常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弯刀一刀比一刀用力,也不管自己的刀刃上越来越多的口子。短兵相接,拼的就是钢铁的耐力,海秦渐渐招架不住了,只消再砍上几刀,海盗船长就有信心让他的剑脱手。

    海盗船长的力气大得惊人,这让一直以来都擅长敏捷的海秦非常难受。俗话说四两拨千斤,但是当这个重量达到万斤的时候,就远远不是现在的海秦能够抵挡得了的。

    以弱胜强,讲究的是不断削弱强者的耐力,等到强者疲劳之后,他的力量就会来到和自己相同的水平,这种时候敏捷的重要杏就体现出来了,可对面这个海盗船长看上去一点疲态都没有,反而海秦在一次次的闪躲与招架之间开始渐渐露出了疲态。

    “你不该来这里的!”海盗船长尖叫着,抓住了海秦的一个破绽,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砍下一刀。

    海秦的虎口因为一次次招架的缘故终于被冲击力给震裂了。受了伤的海秦更加难以招架船长的攻势,身上的伤口变得越来越多。

    不知道又打了几个回合,海秦已经是浑身浴血,求生域让海秦开始想要逃跑,海盗们渐渐占领了甲板,海秦的水手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屠杀。渐渐地,海盗们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海秦和他们的船长围在中间,神情亢奋地盯着包围圈里面的战斗。

    海秦的意识开始变得恍惚,好像他又回到了锡牧那个寒酸的小酒馆,里面没有可口的女人,只有一个看不清楚容貌的黑衣人躲在吧台后面

    “你不该来这里的”

    “靠近一点儿我够不着”

    像是被魔力驱使着,海秦向黑衣人慢慢靠近。

    一道惊雷划破了天际,海秦突然回过神来,这里哪是什么酒吧,面前也没有黑衣人,只有狞笑着的海盗船长,还有他手里闪着寒光的刀刃。

    海盗船长手起刀落,海秦眼中的世界开始倾斜,并且天旋地转起来。他迟钝地意识到,天旋地转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他自己。海秦的人头在甲板上骨碌碌地滚动着,像是为了逃离海盗船长。

    在海秦眼中,他看到从海盗的包围圈里面走出一个佝偻的黑衣人,海盗船长见到他之后,像是邀功一般走到黑衣人面前,指着海秦的人头哈哈大笑。

    “你不该来这里的”黑衣人走到人头面前,再一次发出警告。

    “海秦!海秦!快醒醒!”

    海秦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在他面前的是副船长海戈。海戈正忧心忡忡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关心。海秦木然地环视着自己的船舱,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面。不仅仅是他的衣服,整张床都被他的汗水给浸湿了,海秦拿起手边的水壶,猛地喝下去半壶,才算是终于缓过来一些。

    “又做梦了?”海戈问。

    海秦点点头,自从第一次航海在锡牧进行一次占卜之后,梦魇就一直围绕着他。只要到了海上,越靠近锡牧,做的梦就越真实,黑衣人的那句“你不该来这里的”就像是魔咒一样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面扰乱他的思绪。

    到底不该来哪里?海秦时时刻刻回忆着黑衣人说的话,到目前为止,他如愿以偿地成为了船长,可这也已经是黑衣人所预见的信息之一,黑衣人把他的一生都告诉海秦了,只是他不知道预言后半段的诅咒具体什么时候会到来。

    “海上来了一只海鸥。”海戈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递到海秦的面前。

    在海上接收信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海洋女神的脾气谁也摸不准,再加上海上之自由,船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所以一般在海上收不到任何消息,只有发生特别重要的事情的时候,陆地才会派出整整二十只信鸥用来传递消息,可陆地上的人也不确定海上的人是否能够收到消息。

    海秦摊开纸条,,表情舒缓了许多,最后还是笑了出来,问海戈:“拓那小子要结婚了?”

    海戈也跟着笑,说:“我们在海上都要给我们发信息,应该是真的。”

    “谁能想到,”一幕幕回忆出现在海秦的眼前,“那个在船上干着和别的水手一样的活,从来不抱怨一句的小子居然是长夏的皇子。这都过去几年了?有两年了吧?”

    “三年。”海戈纠正。

    “三年!哈哈哈!三年!看来他过得不错啊,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咱们能赶回去吗?”

    “在帝港登陆的话,没问题。”海戈保证。

    海秦从水壶里面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海戈,说:“那就加快速度,顺便祈祷海洋女神给我们回家的风。要是早了,我还能给拓准备一些礼物。”

    “敬皇子拓。”海戈高举酒杯,道。

    “敬皇子拓!”

    二人以水代酒,一饮而尽。还来不及多闲聊一句,就听见甲板上有水手的喊声此起彼伏,急促而清晰。

    “有黑旗!东方有黑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